古董鉴定公司
020-85289315
行业资讯 Information

薛亮作品現嘉德四季51期拍賣會

发布时间:2018-04-27 21:19   

    嘉德四季“推薦藝術家”專題已連續推出四季,我們嚴格甄選推出當代高品質藝術家作品,均取得百分百成交,獲得良好市場反響。本季我們推出當代山水畫壇名手薛亮精品四件,呈現畫家通過對自然物象、傳統語言的綜合重構所創造出的心象山水新圖式。
    凡是優秀的山水畫作品,都具有“人化的自然”之品格,但因處理主客體關係的藝術表達方式不同,又可區分為實象、意想、心象三種類型。心象山水往往是以經過重新建構的傳統語言形態,構築非現實的山水時空,由此而開拓出一種現代的、全新的審美境界。中年畫家薛亮就是當代中國心象山水方陣中的傑出代表。

 607薛亮湖山春碧紙本鏡心64×39cm

  RMB:60000-120000

  展讀薛亮的作品,令人沉迷於那靜穆、幽邃、清逸、純淨的審美意境,震驚於那奇特、神秘、非凡的結構張力,陶醉於那縝密、靈動、精到的筆墨功力。這種似真似幻、理想化、情感化的心象山水,雖然不合實景,不合常理,但卻合乎常情,而且與現代人回歸自然、親近自然的心態相合拍,與現代審美視覺求新求异的需要相適應,囙此不期而然地具備了時代性和現代感。薛亮的心象山水來自於綜合與重構,這當中既包含對自然物象的綜合重構,也包含對傳統語言的綜合重構,而貫穿其始終的則是藝術觀念的變革。

  《湖山春碧》局部

  為了體認薛亮山水畫的獨創性,有必要先從“形而下”的角度來探究其語言特色。由毛筆、水墨、色彩等媒材在紙(絹)上運動而產生的勾、皴、點、染等技法,是構成傳統山水畫的基本造型元素,需經畫家的序列組合才產生特定的、完整的形象和意味。薛亮清醒地認識到,若是有意識地將它們從舊有的形式格局中剝離出來,以現代人的自然觀和新山水的價值觀,强化和規範它們的個體特徵,再根據它們各自的語義特徵和筆墨特徵,賦以全新的序列,重新和諧地構成,必將創造出既源於古人,又异於古人;既有傳統精練的“修辭”,又有現代“文采”意念的新“句式”和新“篇章”。

  608薛亮水村清暑紙本鏡心64×39cm

  RMB:60,000-120,000

  薛亮這種創造性的探索起始於上個世紀80年代後期,成熟於90年代後期。這得力於他自70年代以來對傳統的深入研習和苦臨苦練,對宋、元、明、清代錶性山水畫家作品的解讀,使他對傳統造型符號有了深層次的理解。再則是對中外藝術理論的潜心研讀,又使他確立了山水畫由傳統向現代轉型的堅定信念。還有不可忽視的是,他用七、八年的時間遊歷名山大川,在對大自然的寫生中感悟種種美質,並將傳統筆法墨法在真景實境中加以印證。正是在這一過程中,他深切地認識到傳統繪畫中的筆墨符號是脫胎於自然景觀的藝術形態,是主觀世界對客觀世界的重新塑造,是最純粹的藝術語言元,它們積澱著民族的審美理想,比之西方的再現藝術、抽象藝術,從更高層面上迫近了藝術本體。

  《水村清暑》局部

  正是在上述基礎上,薛亮有智有勇地進入了心象山水創作階段。他對傳統和自然進行重構,徹底告別了追摹自然感覺的寫生狀態,轉向內心精神的探求,將主觀意識和情感滲入到具體物象之中,將它們重新編排,綜合出真正“物我合一”的、個人化的新山水。視覺衝擊力强烈的幾何形結構,是薛亮山水圖式一大特色。他的許多作品都以幾何形的構成、或方或圓的大塊山石造成一種整體肅穆的內聚力,精心設計的穿插於其間的樹木、雲水、溪澗等都被變形强化乃至符號化,而“有意味的形式”就潜藏在經過主觀重建的幾何結構之中,有一種恍兮惚兮的夢幻美。在他的筆下,北派的斧劈皴、釘頭皴與南派的披麻皴、解索皴,工筆青綠與水墨寫意,傳統神韻與現代意味,都被奇妙地融為一體,共同構成其心象山水的標誌性圖式。這種視覺圖式完全打破了傳統意象山水的陳述性,而强化了表現性,用虛擬的實筆,造成曾相識又出乎意外的神秘性和夢幻感。

  609薛亮雲棲之地紙本鏡心64×39cm

  RMB:60,000-120,000

  追求藝術形式的單純美和耐讀性的統一,是薛亮山水圖式的又一特色。單純美中有豐富的內涵,有强化了的內聚力,有嚴謹的畫面結構。造型整體簡約而重視細節描繪,用筆節奏單純而精到,色調設定簡潔而明淨,章法結構均衡而奇特。這一切,使欣賞者遊弋於真切和幻覺之間,產生一種穿越時空隧道的靈境感。他將映射自然的鏡子打碎,將傳統的形式格局打碎,重新用意蘊豐厚的點、線、面、色,勾、皴、擦、染,綜合出他理想中的“伊甸園”。這是高度理性而又高度感性的抉擇。

 《雲棲之地》局部

  從“形而上”的角度來審度薛亮心象山水的美學內涵,其現代審美理念卻也是源自民族傳統美學精神——“澄懷觀道”和“澄懷味像”。在中國古典哲學中,“道”是宇宙萬物的根本,所謂“澄懷”,即要求作為藝術家的審美心胸,必須排除各種主觀欲望和名利觀念,具備一種虛靜純潔的心境,才能認識“道”之玄妙。而“道”的特點是“惟恍惟惚”或“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希聲是靜,無形是虛,通過虛靜卻可以觀照或反映天地萬物的本質,體現出這種既屬於感覺又超越於感覺的至美之境,以達到藝術的最高境界。

  610薛亮千峰皓色紙本鏡心64×39cm

  RMB:60,000-120,000

  可以看出,薛亮正是繼承和發揚了中華民族虛靜美學觀的精神,並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將其發揮到一個極致。他的作品大多從虛靜接物,經過豐富的想像和聯想,使作品表露出冰清玉潔、寂靜玄幻的美學特徵,呈現出頂級的含蓄性、暗示性和虛擬性,他筆下那些單純、簡潔、整一的藝術圖像,如鬼斧神工,散發著一種空靈靜穆的崇高美,構築出一種天地萬物在浩渺時空中冥冥運化,大音希聲的永恒境界。需要強調指出,這裡所說的“虛”,不等於“虛無”,而是老莊哲學中虛實相生的“虛”;這裡所說的“靜”,不是無生命的靜止,而是老莊哲學中靜中寓動的“靜”。這正如蘇東坡詩雲:“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試看薛亮之作,同是虛靜之美,傾向卻各有差异,或幽玄,或清曠,或純淨,或冷寂,或詭異,或柔和。多樣而又統一的審美形態,在整體上都使人浮想連翩,產生一種宇宙感、人生感、歷史感和滄桑感。

  《千峰皓色》局部

  薛亮心象山水的靜態美是傳統的靜態美的延續,更是擴展。他的審美心象决不同於古代文人畫家筆下所展露的那種封建文人式的清高孤傲和閒情逸致,也不同於當今某些貌似靜態而其實浮躁的山水畫。他的靜,凝聚著神氣和力量,凝聚著當代人的感情和理性,凝聚著經過轉型的傳統筆墨形態的精華,因而薛亮的心象山水飽涵著深刻的當代性意義。在現代工業化、都市化的强大壓力下,充滿了喧鬧、擁擠、污染、煩躁和緊張的生存競爭,使許多人感到厭倦和心煩意亂。渴求回歸自然,渴求片刻寧靜,渴求視覺安慰,成為普遍性的現代社會心理。薛亮準確地把握了時代的心理脈搏,創造出令人心醉神迷的、超人間的淨土世界,在這裡,人們完全放鬆地領略靜穆之美,傾聽隱於其間的天籟之音。如此,他的作品受到有眼光的眾多欣賞者的關注,是極其順理成章的。

 
薛亮以他沉靜的性格,睿智的思考,渾厚的功力,詩人的氣質,通過對民族文化的整體把握和現代理念的轉換,通過對自然物象與傳統語言的綜合重構,創造出當代心象山水的一種新的審美圖式,一種新的山水形態。他的成功又一次證明,在具有與時俱進品格的藝術家那裡,中華民族精神文化傳統富有無窮的生命力,傳統精神與現代意蘊相契合的藝術取向大有可為。(文章內容選自馬鴻增先生《整合重構心象山水的新形態——薛亮山水畫的獨創性》)

公司介紹 藏品展示 聯繫我們

富華藝術品展覽(廣州)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18 富華藝術品展覽(廣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國免費熱線: 020-85289315 |